白岩松建议:新书出版半年内不能低于八五折销售

发布日期:2016-03-30 08:00

2013年起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屡屡交出高质量提案,要求政府新闻发言人定期召开新闻发布会,此前的这个提案已经得到落实。

今年,白岩松把关注点,聚焦在当下图书销售的混乱现状。他建议,无论网上书店还是实体书店,新书在出版半年内,不能低于八五折销售。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白岩松说,这个提案本来他想的是八折,左思右想,提到八五折,实体书店在新书上的利润有了保证,它能继续活下去,不至于杀鸡取卵。

作者版税和图书折扣没关系

新京报:你今年《实行新书半年内八五折销售制度》的提案,是因为你自己也写书所以关注到这个问题吗?

白岩松:好多人觉得你提这个提案,是不是你自己写书好获取更多利润?作者的版税和折扣一点没关系,而且折扣越低卖得越多,可能获益越大。

新京报:有人会有疑问,人家愿意降价就降吧,市场经济干吗不用市场调节。

白岩松:德国、法国、日本都比我们更早实行市场经济,为什么在图书领域他们要这么做(指图书按定价销售)?与全民阅读素质紧密相关的东西,不能简单说市场资源配置,更重要的是网上书店卖书是在用市场准则做这件事吗?

相当多的网上书店不是单独卖书,是一个综合的电商,是用图书做广告增加流量,不求挣钱,四九折能挣钱吗?不可能,我问了很多出版社,批发价是5.56折。市场经济下有《反不正当竞争法》,明确规定不能低于成本价销售。因此才会出现大笑话,地方的书商在电商促销的时候进货,把原来的进货退给出版社。

新京报:普通阅读者可能会觉得,折扣越低买书越便宜。

白岩松:我有一两年的时间在琢磨这事,长远地看,受害人还是阅读者本身,出版社被网上销售的低价绑架,进一步降低利润,同时更倾向提高书价,给消费者折扣大省钱多的幻觉,更愿意出畅销书减少多元化出版,直到劣币驱除良币的现象在出版界一再上演。我觉得需要捅破这层窗户纸。

大家总在谈产品,最该学的是服务

新京报:图书按定价的政策可以起到保护实体书店的作用吗?

白岩松:是其中一部分。实体书店想要发展需要很多条件,中国阅读水平的提升、资金的扶持等,是一个综合因素。现在的实体书店如果离开咖啡、创意产品,有几家可以活?大家把实体书店当橱窗看看,去翻翻有什么书,回到家网上买。如果有了八五折的规定,实体书店在新书上的利润有了保证,它能继续活下去,不至于杀鸡取卵。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电商这种模式?

白岩松:我不是在反对电商,这是和未来有关的一个重要模式。尽管有人说阿里巴巴有很多假货,我依然是阿里巴巴模式的支持者。过去20年,有几个中国企业像阿里巴巴和腾讯一样,快速成为世界领军企业之一。

新京报:为什么国外类似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并没有在所在的国家做到这么大?

白岩松:第一,他实体店的价格和网络相差没有那么大;第二,产品质量得以保障;第三,人家服务真的好,你去日本才能明白服务叫什么。当你要买一个东西没有的时候,你看他们(店家)那种沮丧和愧疚,最后连你自己都不好意思。大家总在谈产品,我们最应该学习到的是服务。

新京报:你自己会在网上买书吗?

白岩松:没人会去反对大势,我也会去网上买书,我也去实体书店买书。我的限定词是,新书半年之内八五折,本来我想的是八折,左思右想,提到八五折。

政协委员和媒体人身份短暂重合

新京报:作为政协委员,你也曾发过感慨提案有回复、事情无进展,应该怎么改进这种情况?

白岩松:也别期待你的提案立刻就产生什么样的作用,这是个持续的过程。就像我提要求政府发言人定期召开新闻发布会,提了两次提案,还算幸运,看到层层进步。去年我的一个提案,希望把报刊亭改成综合文化信息厅,最后这个提案发给了邮政总局,邮政总局比我还渴望解决这个问题,但真正能解决这个问题的部门不是它,这就是提案有时候会遇到的困境。另一方面要有耐心,每年2000多委员提交四五千提案,要慢慢推动和改进。

新京报:几天前的政协记者会上,你突然反串记者向另外四位委员提问,并称自己有点无间道的意思。你是如何在政协委员和媒体人的身份间转化?

白岩松:我觉得这是一个角色。作为政协委员除了参政议政,也要有政协的监督。政协委员和媒体人角色只是短暂的重合,政协委员就算一届5年,两届10年,但我做媒体得做40年吧。那天在记者会上,我依然认为自己的角色是媒体人,我谈的依然与舆论监督、环境相关。

新京报:代表委员中的公众人物也特别容易引起关注,你觉得他们应该怎么更好地履职?

白岩松:这是双刃剑。如果没有质量很高的议案提案,大家关注你两年,也就没什么了。大家越是关注你越会问你有什么提案,这也是一种监督,不容易。每年其他的委员代表缺席大家可能不知道,刘翔缺席一次大家都知道。这本身不也是一种约束吗?

有时候提拔人才等于毁掉人才

新京报:你其实也算是委员中的公众人物。

白岩松:我相信我在组里是一个有质量的发言者。昨天我的一个话题引起大家共鸣,中国有相当多的专业人士,由于我们没有很好的激励机制,一旦在专业领域做得很好就只能提拔他,最后毁了他。不是所有的专业人士都适合做领导,但你不能给他不断涨工资,不好意思就只能提拔他。这个问题很少有人谈,但我昨天发言之后发现引起了那么多人的共鸣,我觉得没准我以后会进行一下调研。

新京报:你提到的这种专业人士也是一种工匠精神?

白岩松:工匠精神一定要有配套的东西,如果没有知识产权保护怎么办?都被克隆了。能不能让适合干工匠的人一辈子都干工匠,而不是干一段时间,没有激励机制非提拔成领导毁掉他。我周围的例子看得太多了,用提拔的方式毁掉了很多人才。

关于图书定价国外都怎么做?

白岩松介绍,目前世界上出版值最大的23个国家中,实行图书按定价销售的国家有11个,包括德国、日本、法国等。没有实行的有美国、中国、英国等。

法国国家立法,新书出版两年内书店最多只能九五折销售,2011年又将这一规定延伸到电子书。

德国从1887年开始实行这一政策,2002年变成法规:新书出版后的十八个月内不准有任何折扣。

日本自1950年也开始启用这一政策。

于是,法国至今全国大约有2500家独立书店,占总图书销售额的22%,德国有7000家书店,反倒是英国是全世界最早在1829年实现这一政策的国家,但从1997年取消了这一政策,后果是从2005年以来,独立书店关闭了三分之一,目前只占图书销售市场的4%,而没有这一政策的美国,过去20年也关闭了将近一半的书店。

我们营业的时间
9:00-18:00